猪:当年喝醉,大睡三天

本文摘自:枫网,作者:佚名,原题为:知青忆:用掺酒饺子汤喂猪肥猪哼唧了三天
 关外严冬,天寒地冻。当地人喜酒且善饮。但饮酒文化中有个习惯,必须烫热再喝。当地有句俗话;“喝凉酒,花赃钱,早晚是病”。烫酒,或是把酒灌进锡壶里,坐在盛了开水的容器里烫热;或是把酒倒出少许在瓷碟里,用火点燃,把酒壶直接坐在小“火盘”上,燎以升温。
  下乡头一年号召“过革命化春节”,知青谁也甭想回城探亲,一律就地与贫下中农一道过节。按当时对知青的优惠待遇,每人每月供应四斤白面,队里送来了猪肉,于是集体户人人动手包饺子过大年。全户十几二十口人会餐,还要把招待有可能来串门的队长社员的饭量计划进来,这饺子包的数就过了“千”,几个大盖帘摆满了,案板上摆满了,连桌面、箱盖上也都是饺子。
 
有位男知青忽然建议,既然过年,不可无酒。“饺子就酒,越吃越有”。于是户长安排他到供销社打来一大瓶当地烧锅自酿的纯粮水酒。东北人管装酒的大肚玻璃瓶子叫“玻璃棒子”,一“棒子”酒足有三斤。酒打来时,头锅饺子刚捞出锅,再一壶壶烫酒大家已等不及,一位知青拎过大酒瓶子好歹擦擦浮土,直接墩到热锅饺子汤里。过不会儿,寻思这酒该烫热了,一提瓶子,坏了!手感飘轻。原来冷酒瓶遇热汤锅,温差太大,掉了底。三斤酒一滴没剩混进饺子汤。再煮二锅饺子完全换水,派人重去打酒。只是淘出的满桶饺子汤倒了可惜,有人提桶顺手倒在集体户猪圈里犒劳了小肥猪。
  正月初一早晨,一位女知青去喂猪,发现大事不好,小肥猪躺在圈里只哼哼,就是不睁眼。大家闻讯围上来,七嘴八舌瞎猜。有的怀疑猪病了,有的怀疑有人投毒。有位知青凑到跟前,闻到猪嘴呼出的酒气,恍然大悟,是昨夜那锅掺了酒的饺子汤惹的祸。满天疑云顷刻消散,不用请兽医,也没报案。只可怜那头猪,醉得昏头昏脑,哼唧了两三天。
 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enhua.jinyy39.com//wenhua/100.html